企业复工订购的额温枪迟迟不到急坏了老板……

  原来, 2月19日,徐某因企业复工复产需要,紧急求购500台额温枪。经过微信朋友圈等渠道了解,发现金某有相关资源,遂通过微信与其联系,商议购买事宜。  后双方达成购买合意,约定倍某某牌额温枪单价410元每台,数量500台,总价205000元,同时约定货款在发货前付清,货在付款后第二日完成交付。同日,徐某一次性支付全款,但金某以无货为由一直未能发货。  金某迟迟不发货,且仅退还了7500元,徐某坐不住了。后经双方微信沟通,金某同意退还剩余款项并赔偿徐某货款10%的违约金,即20500元。之后金某一直没有履行,徐某只得诉至法庭。  金某是通过椒江的朋友陈某订购额温枪的,货款已汇去,而陈某又是向另外的人订购的。陈某因为一直没有拿不到货,也无法拿回货款,最后报了警。  另一边,徐某则认为是对方违约在先,又不肯给自己一个明确的赔付方案,所以要求解除买卖合同并支付违约金。  4月2日下午,双方在法官的主持下“会面”了。法官就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向金某释明,指出其在不能保证供货时应及时退还货款,以免产生不利后果;并从双方和谐共处的角度建议徐某理解和宽限金某退还货款的时间。  最终,双方确定货款返还时间及逾期支付的责任,并签署了调解协议,解除买卖合同并于30天之内返还货款。如逾期未支付,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并按15000元支付违约金。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详细介绍

  原来, 2月19日,徐某因企业复工复产需要,紧急求购500台额温枪。经过微信朋友圈等渠道了解,发现金某有相关资源,遂通过微信与其联系,商议购买事宜。

  后双方达成购买合意,约定倍某某牌额温枪单价410元每台,数量500台,总价205000元,同时约定货款在发货前付清,货在付款后第二日完成交付。同日,徐某一次性支付全款,但金某以无货为由一直未能发货。

  金某迟迟不发货,且仅退还了7500元,徐某坐不住了。后经双方微信沟通,金某同意退还剩余款项并赔偿徐某货款10%的违约金,即20500元。之后金某一直没有履行,徐某只得诉至法庭。

  金某是通过椒江的朋友陈某订购额温枪的,货款已汇去,而陈某又是向另外的人订购的。陈某因为一直没有拿不到货,也无法拿回货款,最后报了警。

  另一边,徐某则认为是对方违约在先,又不肯给自己一个明确的赔付方案,所以要求解除买卖合同并支付违约金。

  4月2日下午,双方在法官的主持下“会面”了。法官就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向金某释明,指出其在不能保证供货时应及时退还货款,以免产生不利后果;并从双方和谐共处的角度建议徐某理解和宽限金某退还货款的时间。

  最终,双方确定货款返还时间及逾期支付的责任,并签署了调解协议,解除买卖合同并于30天之内返还货款。如逾期未支付,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并按15000元支付违约金。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

Copyright © 2022 火狐体育官网_在线-登录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    粤ICP备08125874号       XML地图      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服务热线

0755-26508999

扫一扫,关注我们